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戒毒管理
戒毒管理
?警徽在福建泉州司法強戒所閃光
發布時間: 2019-08-13 20:16      來源: 司法部政府網
【字號:
打印

個別抽“大煙 ”的癮君子已經“飄”走了,毒友們私下里將海洛因稱之為“大煙”,而毒友不治身亡叫做“飄走”,意思是死者像個幽靈,隨著“大煙”飄然遠去。

在海洛因的摧殘下,一群普通人變成了癮君子,他們的世界里只有毒品、淫亂、疾病和死亡。空洞迷茫的眼神,瘦骨嶙峋的皮囊,歇斯底里的哀嚎,不時發出異味的身體,他們曾經是一具具這樣的行尸走肉。為了不讓他們“飄走”,而且讓他們徹底戒掉毒癮,獲得新生,福建省泉州司法強戒所的領導和民警們費盡心機,幫助他們慢慢恢復人的樣子,校正他們扭曲的心靈,并讓他們回歸社會,獲得新生。

圖片1.png

上篇 拯救

在時間的叉路口,每年數百名癮君子被送進了泉州司法強戒所接受強制隔離戒毒。高墻,鐵網,阻斷了他們的吸毒生涯。他們的身份也從吸毒人員轉變成戒毒人員。吸毒,只能一步步走向死亡,而戒毒意味著重生,意味著人生無限發展的可能性。一群頭頂警徽的民警,在他們戒毒的日子里,始終陪伴著他們,帶他們上課、出操、接受技能培訓,進行各種康復訓練,開展心理咨詢,在他們生病時還監督他們吃藥。很多戒毒人員在離開戒毒所時,由衷地感覺到,這些表面嚴肅、內心火熱的民警,對待他們始終是如父如兄,付出了外人無法知曉的心血與代價。

毒品將他們從普通人變成“癮君子”,而泉州戒毒所的民警要將他們從“癮君子”變成人,拯救那一顆顆瀕臨死去的靈魂,幫助他們戒掉毒癮,樹立信心,重新做人。“說句不是很好聽的話,我們很多民警照顧自已的父母,還沒照顧到他們那樣好,自己的父母生病了,民警不可能天天陪伴在身邊。而一個戒毒人員生病了,每天卻有9個民警輪流值班陪伴和照顧"。泉州戒毒所所長杜心得說。“在通訊如此發達的時代,我們的民警,每天卻有8小時甚至24小時的時間無法使用手機。因為按照司法部的規定,任何人不得將手機等通訊工具帶入監所大院。如此用心地將心思放在戒毒工作上,是因為戒毒人員不只是“違法者”,還是“受害者”與“病人”。民警們頭頂警徽,身負拯救戒毒人員的使命,拯救一個吸毒人員,等于挽救了一個家庭,付出再大的代價都是值得的。”杜心得所長語音鏗鏘 。    

泉州戒毒所的實地回訪和跟蹤調查的數據表明,多年以來,該所的戒毒人員在所里戒毒2年并回歸社會之后,吸食新型毒品的戒斷率達到百分之七十左右。這是一個很不容易的數據,這數據的背后有戒毒人員的嚴格自律,更有戒毒所民警們的心血和奉獻。

最后的告別,讓小曾恢復了人性與自律

小曾是惠安人,今年34歲。是個“干過大事”的人,朋友因為爭風吃醋打死人后,他開著車接朋友逃離現場。朋友判了死緩,他為他的義氣換來了4年的牢獄之災。出獄之后,人見人嫌,他又吸上了毒品,老母親患上糖尿病,他不管不顧,只是一次次向父親伸手要錢買毒,然后避開父母的視線悄悄吸毒。幾個月過后,父親發現他精神萎靡,畏寒眩暈,還經常打呵欠,惡心嘔吐。在父親的逼問下,小曾向父親承認了自己吸毒的事實。父親頓時淚如雨下,幾乎要氣暈。

小曾是個自由散漫慣了的人,進入戒毒所之后,他發現吃飯、睡覺、勞動、做操、打太極、跳拍胸舞、洗澡、唱歌,理發甚至刮胡子的時間都是規定得好好的,除了戒毒人員、民警,他只能看到高墻、藍天、白云、太陽和月亮。小曾那時可沒有看藍天白云的心思,他那時只想把自己一頭撞死,但又擔心自已沒了之后,重病纏身的母親會活活氣死。小曾決定為了母親繼續活下去,但他卻不打算遵守所里的紀律與規定。頂撞民警,與室友打架,是他的拿手好戲。

面對這種情況,大隊民警并沒有嫌棄小曾,而是不離不棄,處處關心,經常找他談心,做他的思想工作,并悄悄動員他的父親來探訪他,希望通過親情幫教的力量讓他樹立戒毒信心,走出心靈陰影。但收效不是很大,小曾仍沉浸在自暴自棄、自怨自艾的世界里不可自撥,還會頂撞民警,與室友一言不合,還會揚起拳頭。                                                                  

2016年1月13日,也就是小曾入所后一個多月的一天。小曾的父親來了,還帶著母親的病危通知書。原來,本來就患有糖尿病長期靠藥物控制治療的曾母由于自己兒子不爭氣,染上了毒癮而傷心欲絕,從而引發了多種急性并發癥,人已經奄奄一息。醫院下發了病危通知書,但她選擇放棄治療,不顧家人勸說,堅決回到了老家的古厝,除了希望能見到兒子最后一面,她已經沒了別的念想。

杜心得所長得知消息后說,“我們是共產黨人,是重情理的,應該滿足曾母最后的愿望。母親的遠行,是一個男人心靈成長最大的代價,希望小曾經過這件事,心智可以更加健全和成熟起來”。第二天一早,大隊民警驅車帶小曾回家。剛走進古厝,想到這是自己與母親最后在一起的時光,小曾就跪倒在母親的床頭,抱頭痛哭,一直在責怪自已,說是他害了自己的母親,母親流著淚,拉著他的手,不停地囑咐他,在戒毒所里要聽干部的話,要戒掉毒品,好好做人,這樣她才能安心離去。小曾用顫抖的手去擦母親的淚水,母親的淚水卻流個不停。小曾抽泣著說,媽媽我愛您,我會用戒掉毒品的行為證明對您的的愛。曾母微笑著點點頭,緊緊地握著小曾的手。

令小曾終生難忘的一幕突然出現,小曾所在大隊的大隊長突然喊了一聲立正,帶著另外3名民警齊刷刷向曾母敬了一個禮,他們朗聲說道,我們一定管好、督促好小曾,堅決幫助小曾戒掉毒癮……時間和世界仿佛在那一刻停止,曾母靜靜地看著民警們,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小曾頓時意識到,這是民警們給他母親最高的禮遇,這是一群至情至善的人,而自己曾經不止一次地頂撞過他們……民警們很快地離開了曾母的房間,留給了小曾和他母親最后3個小時相聚的時間。小曾拉著母親的手,一起回顧母子共度的三十來年的時光,他做過的傻事、好事……

回到所里沒幾天,小曾就接到家里傳來母親去世的消息。小曾佇立在院區的窗下,默默無言,淚水一滴又一滴地滑落。民警站在他身后安慰說,如果死后無知,老人家就擺脫軀體上的痛苦了。小曾閃著淚光說,如果死后有知呢?民警說,如果死后有知,她一定希望你能戒掉毒癮重新做人。

從此之后,小曾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戒毒所里的每項規定都模范遵守,所里有什么活都爭著干,主題班會里踴躍發言,說的最多的話是,所里的干部象父兄一樣關心我們,我們不好好悔改真的是對不起天地良心。

癮君子成了戒毒宣傳大使

遠離毒品就是遠離地獄

老艾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大學畢業生,在泉州某中學任教,因教學突出,當上了教導主任。2014年1O月3日,他受邀參加朋友的生日聚會,他的朋友拿出一包白色晶體狀的東西對他說,這可是好東西,又能解酒,又能提神,來試幾口吧,他已喝得七八成,他鬼使神差地拿起吸管嘗了幾口,果然醉意全消,他精神亢奮起來。從此毒品像魔鬼一樣占據了他的全部生活。他再也無心上班。什么 理想抱負,什么親情與責任,全被他置之不理。

為了支付高昂的毒資,他花光了積蓄,變賣了小轎車,還欠了20多萬的巨額高利貸,最后去騙取每一個親朋好友的錢用于吸毒。他的妻子發現他成了一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癮君子之后,帶著孩子回了娘家,并以最快的速度和他離了婚。

老艾隨后被送進了泉州戒毒所,他很快就得到了自已被開除公職的文件。失去了嬌妻幼子和人民教師的教鞭,老艾跌進自己心靈的地獄,整個人完全垮下來。他整天只想躺在床上胡思亂想,甚至有一了百了的想法與沖動。平日里根本就不服從管理。

大隊民警將此情況向杜心得所長作了匯報。杜心得所長在自己值班的時侯,找老艾談心,問過老艾的身體狀況之后,杜心得所長問,你的大學畢業證書還在嗎?老艾滿心疑惑,說,在呀。杜心得所長又問,教師資格證還在嗎?老艾說,在呀。杜心得所長望著老艾,目光炯炯地一說,既然都在,你還有明天,光輝燦爛的明天。老艾笑了說,怎么可能?杜心得所長說,你回公立學校任教已不大可能,但很多培訓學校還是需要你這種人才的。是呀,是呀。老艾笑了,露出了8顆發黃的牙齒。這次談話之后,老艾仿佛變了一個人,有幾次在夢里都要笑出聲來。他很快成了模范戒毒學員,還通過民警幫忙,買來《高等數學》,一到休息時間,就不停地做數學題。他說,怕自已長期不動腦,小腦會部分萎縮,就干不了教師這一行了。室友覺得他能做高數題,簡直就是身邊的大神,對他都有點膜拜了。

老艾曾是教壇老將,口才好,記憶力好,思維敏捷。大隊民警就讓他去擔任戒毒宣傳大使,老艾愉快地答應了。老艾去多所中學演講, 講吸毒之后的沉淪、到處騙錢買毒的可悲與可恥,講兒子與他分別時扯著他的衣角撕心裂肺的痛哭,每講一次,他要在臺上情不自禁地 落淚好幾次,他希望用他的血淚史,去阻止每一個青少年吸毒的念想。他演講往往以“孩子們,遠離毒品就是遠離地獄“作為結束語,贏得掌聲無數。

大張30歲,受過高等教育,吸毒前曾是福州的一個老板。進入泉州戒毒所之后,公司很快垮掉,一切清零。大張對民警說,我當過老板,因為創業膽戰心驚過,也風光過。如今窮得一貧如洗,以后怎么辦呢?

民警問,你說呢?大張說,除了迷茫還是迷茫。大張在戒毒所的表現也很迷茫,經常不服管教,還與室友沒來由地吵架。民警找他談心了,你以前是怎么當上老板的?大張說,自己是窮N代,自已是白手起家的。民警問白手起家是怎么起來的?大張笑了,搞銷售厲害唄。民警又問,怎么個厲害法?大張說,干第一個月的業績就達到干了3年業務員的業績,6個月過后,就領跑整個公司的業績。于是民警說,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出去以后,大不了再從銷售員干起,從頭再來!大張連連說是。他不再迷茫,從此認真自律,嚴守各項紀律。

時間是一條緩緩流動的河流,小曾老艾大張們天天洗心革面,心靈不斷成長的時候,背后是泉州戒毒所持之以恒抓好各項戒毒措施的落實和民警們默默地付出。

一是嚴格落實司法部制定的全國統一戒毒模式,積極推進四期四區和五大中心建設,即設置生理脫毒期、教育適應期、康復鞏固期、回歸指導區等四期四區,建設戒毒醫療中心、教育矯正中心、心理矯治中心、康復訓練中心和診斷評估中心。從入所到出所的嚴格要求、嚴格訓練管理,特別是通過對戒毒人員日常的準軍事化管理,讓他們養成良好地習慣,提高戒毒信心和抗復吸的毅力。

二是認真開展康復訓練。由于長期吸毒,不少戒毒人員都患有高血壓、心理異常、甲肝、乙肝、心血管等疾病,長期面黃肌瘦,身體免疫力低下。為改變戒毒人員體質,重塑戒毒信心,泉州戒毒所在戒毒人員中開展3+X康復訓練活動(廣播操、八段錦、太極拳和拍胸舞),并購置康復訓練器材,開展運動戒毒。由于生活規律,堅持鍛煉,這些戒毒人員兩年來都會胖上10多斤,一個個面色紅潤。

三是重構戒毒人員美麗心靈。在戒毒所里每個大隊都設置了圖書室,親情電話角,遠程視頻探訪平臺。心理健康咨詢、親情電話、與親人視頻交流在這里成為常態。同時戒毒人員定期開展勞動康復訓練,不但可以掌握勞動技能、獲得勞動報酬,而且能夠取得職業技能證書,為出所就業提供資金支持和謀生技能。戒毒勵志標語隨處可見,讓每個戒毒人員感受到教師般的愛意,親人般的關懷。戒毒人員入所后,一旦出現突發疾病,戒毒人員可以通過“綠色通道”馬上送到泉州市區的大醫院較快地就診。這種醫療待遇,是所里民警自己也享受不到的。戒毒人員生病了,民警還每天監督服藥并作好記錄。戒毒人員住院了,一定會有民警輪流看護。民警自己的親人生病,民警卻無法時時陪伴左右。杜心得所長說,我們頭頂警徽,是用對黨和人民的熱愛作燃料,前行在偉大的戒毒事業中,實踐了習總書記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奮斗目標”的諄諄教誨。

光榮的桂冠從來都是用荊棘織成的,泉州戒毒所自2008年以來,場所已實現連續11年安全無事故,2014年4月和2017年7月被中共泉州市委、泉州市人民政府表彰為2011—2013年度、2014—2016年度精神文明建設先進單位。全所各級榮獲地(廳)級以上表彰21次,6人榮獲部級表彰,11人榮立個人三等功,54人次獲地(廳)級以上表彰。

圖片2.png

下篇  新生

他們的心里話:過去已死,未來已來

從戒毒所走出來,民警們父兄般的關懷,給戒毒人員未來的人生道路上帶來一束強光 。“我將用行動贏得尊嚴,用信念擁抱新生,回歸社會,開啟明天。珍愛生命,遠離毒品,陽光生活,做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情操高尚的人,對社會有用的人。當數百名戒毒所人員集體背誦出所誓言的時侯,一個個語音鏗鏘,神情堅定,仿佛空氣都為之顫動,觀者無不為之動容。這是今天與昨天的割裂,這是今天對明天的許諾,這是戒毒人員對生命與未來的宣誓。

2017年8月10日早飯前,小曾與數百名戒毒人員集體背誦上述出所宣誓詞。這是讓小曾刻骨銘懷的兩年,小曾明白,出所那一天 的集體宣誓對于他來說是最后一次,但誓詞的內容是要永遠刻在自己心里的,并且要說到做到。

小曾很快在縣城里開了一家房產中介所,雖然只有三十來平方米,但因為所里提供的房產信息豐富、準確,服務熱情周到,他每個月也有了近萬元的收入。他將4年的牢獄和2年的強制戒毒經歷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自己的女友,女友并沒有嫌棄他。女友覺得他溫柔體貼 ,有家庭觀念和亊業心。去年12月28日,兩人高高興地去領了結婚證書。

小曾意識到,母親去世了,父親已逐漸衰老,這個家需要他撐下去。他開始了嚴格的自律生活,過去所謂“毒友”,他從不去聯系,也從不去打聽,只顧著自已做正經的小生意。接照規定小曾離開戒毒所后,三年內需要到戶籍所在地的司法所參加社區康復,現在已經是第二年了。小曾笑著說,三年結束之后,他就用不著去“尿檢”了。

小曾的妻子是個開心果,一說話就會笑,她說,雖然小曾很自律,但她也會盯著小曾,不讓他去碰毒。小曾說,他妻子是他人生 前行的拐杖。

泉州戒毒所的民警也沒有忘記小曾,在他解除后不時地打電話回訪他,關心他的思想動態。在一次的電話聯系時,小曾告訴民警,說他已經和毒品絕緣了,他的心挺大的,事業不會僅限于開一家房產中介。民警跟他說,要腳踏實地。小曾笑笑說,是,要腳踏實地。

今年年初,大張離開了泉州戒毒所,他在一家家具公司干起了銷售。他認為如今的生意離不開網絡,他每天的朋友圈除了發一些勵志的心靈雞湯外,就是他公司的商品。他堅持每晚用微信問候新老客戶,大張說,人在夜晚的時候,心靈最為脆弱,需要他人的安 慰。而他當年剛吸毒的時侯,也是他最為脆弱也沒有人安慰的時侯。“我站在市場第一線打拼,更加明白了做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做 一個情趣高尚的人之于個人、家庭和社會的重要意義。”大張的月收入已有兩萬左右,他說積累到一定資金的時候,他還要重新創業當老板。

老艾的那本高等數學中的習題已被他做完了,他又開始寫散文,寫的最多的是痛定思痛,真正戒掉毒癮,重新生活。想到自己還能 在培訓學校重做教師,老艾在夢里都笑出聲來。他說,過去己死,未來己來……

根據泉州戒毒所的談心活動,所里的每一個戒毒人員都表示自己會與毒品一刀兩斷,一是為了對得起戒毒所民警對自己的挽救;二是為了自己的家庭;三是為了不讓自己“飄”走。

責任編輯: 張麗青
最新时时彩技巧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