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律師工作
律師工作
聚焦“涉刑民營企業家的財產權保護” 第六屆“刑辯十人”論壇在德和衡舉行
發布時間: 2019-08-14 09:00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法制日報訊 記者蔣安杰 司法實務界一直比較重視涉刑民營企業家的罪名辯護,對財產權利的保護關注較少,然而民營企業家一旦涉刑,毀掉的往往是整個企業。8月9日,第六屆“刑辯十人”論壇在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舉行,本次論壇專題研討了“涉刑民營企業家的財產權保護”這一熱點話題。與會者認為,近年來,盡管中共中央國務院以及“兩高一部”出臺了一系列加強民營企業家保護的意見,但在司法實踐中,由于受制于各種因素的影響,依然存在諸多問題,如個別地方政府、司法機關利用公權力來侵害涉刑企業家的財產權利,違法超范圍查、扣、凍時有發生,民營企業以及企業家的財產權利的保護面臨著諸多制度瓶頸與法律問題,亟待研究與解決。

參加此次專題研討會的嘉賓有“刑辯十人”論壇發起人:北京中同律師事務所主任楊礦生、北京君永律師事務所律師許蘭亭、北京紫華律師事務所主任錢列陽、北京東衛律師事務所主任郝春莉、北京冠衡律師事務所主任劉衛東、北京德恒律師事務所刑委會主任王兆峰、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刑委會主任趙運恒、北京尚權律師事務所主任毛立新、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主任朱勇輝、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副主任毛洪濤。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顧永忠、德衡律師集團合伙人會議主席欒少湖作為特邀嘉賓作精彩點評。研討會由“刑辯十人”論壇秘書長、北京德恒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程曉璐主持。媒體界朋友以及多位企業法務人員等近200人參加了本次研討活動。

本次論壇上半場是主題發言環節,主持人程曉璐首先介紹了“刑辯十人”論壇的成立宗旨、歷屆活動以及本次議題內容,接下來郝春莉、劉衛東、王兆峰、趙運恒、毛立新、朱勇輝、毛洪濤、楊礦生、許蘭亭、錢列陽十位律師先后圍繞“涉刑民營企業家的財產權保護”這一主題分別進行了發言。發言嘉賓對如何準確界定涉案財產邊界、避免超范圍查、扣、凍,如何化解和降低企業刑事風險,涉刑企業代管托管問題,如何保障民營企業家羈押期間企業經營管理權,當合法財產權面臨被侵犯時有哪些防御和救濟途徑,沒收個人財產刑罰的審慎適用,加強檢察機關對財產強制措施的監督以及刑辯律師應重視對此類案件的財產辯護等諸多方面達成了共識。

專題研討會下半場是專家點評環節,由德衡律師集團合伙人會議主席、全國律協刑事業務委員會副主任欒少湖,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全國律協刑事業務委員會副主任顧永忠分別對發言進行了精彩的點評。

相關觀點摘要:

欒少湖認為:涉刑民營企業家有關財產權的辯護,一定要高度重視辯護策略。

第一,在偵查階段律師要竭盡全力,特別注意想辦法為涉案財產劃邊界,從被追究刑事責任人到案以后,接受委托第一天開始,一定要想辦法,把他做成一個可控的、有邊界的判斷,特別是在財產方面;要給劃定邊界,搞清楚哪些是涉案財產,哪些財產根本不應當被查封、扣押、凍結。為企業家財產劃邊界是偵查階段最重要的,在偵查階段把邊界劃定了,將會使后面所有的辯護工作都有了一個基本的基礎。財產劃邊界,當然包括它的性質,即財產性質的邊界,到底是犯罪還是不是犯罪所得,涉及罪名是此罪還是彼罪,重罪還是輕罪,這個非常關鍵。

第二,當偵查階段結束,進入了審查起訴階段,審查起訴階段不是偵查階段,查封、扣押、凍結這些都已經結束了,你的辯護要轉為與審查起訴機關就涉案財產的價格和價值進行辯護;最后從有價證券(比如股票、債券)到一些房產、機器、設備、固定資產,甚至一些字畫等等,一定要非常有智慧地進行價值上的辯護。

第三,應當充分認識到“打官司就是打鑒定”。有人問我,聘的律師你覺得怎么樣?我說給我說說他是怎么辯護的。他在法庭上說了一大堆法條,說這個定得不準、那個定得不對。我說這個律師進行的是普通辯護;如果這個律師對證據作了很多辯護,對情節和法律都作了辯護,這是高級別的;如果他說這個律師老摳著鑒定意見進行辯護,那你就是遇到了頂尖級高手律師。打官司不管刑事、民事或者行政,只要在訴訟領域,只要是有司法鑒定的,打官司就是打司法鑒定! 

毛立新認為:根據《刑事訴訟法》和《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適用查封、凍結措施相關規定》的規定,查封、凍結、扣押的對象是“涉案財物”,包括:犯罪所得及其孳息;用于實施犯罪行為的工具;其他可以證明犯罪行為是否發生以及犯罪情節輕重的財物。另外,還有違禁物品。根據法律規定,除“涉案財物”和違禁物品外,一律不得查、凍、扣。

但現在有一種傾向,“涉案財物”被替換成了“涉人財物”。比如,不加區分地查、凍、扣犯罪嫌疑人個人所有的財產;犯罪嫌疑人實際控制的財產;犯罪嫌疑人出資購買的財產;犯罪嫌疑人轉移至他人名下的財產等。這里,就沒有按照法律規定和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的要求,嚴格區分違法所得與合法財產、涉案人員個人財產和法人財產、個人財產和家庭成員財產,影響到其他相關方的合法權益。

另外,還有超出涉案金額查、凍、扣,超時限查、凍、扣,沒有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撫養、贍養的親屬保留必要的生活費用,沒給涉案企業預留必要的流動資金和往來賬戶等問題。

解決違法查、凍、扣問題,根本出路在于引入司法審查和救濟、強化外部監督制約,把大額財物的查、凍、扣決定權逐步從偵查機關轉移到檢察機關、人民法院,并以聽證的方式作出決定。另外,針對違法查、凍、扣,允許當事人及其他利害關系人、律師向司法機關申請司法救濟,由檢察機關或人民法院以聽證方式審查后作出是否繼續查、凍、扣的決定。

責任編輯: 朱劍
最新时时彩技巧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