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復議工作
復議工作
行政復議制度日益完善為法治政府建設提供強大動力
發布時間: 2019-09-18 12:56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1568782762523085943.png

制圖/高岳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維

題記

從新中國成立之初首創“復議”概念開始,到國務院于1990年頒布《行政復議條例》,再到199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出臺和200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的頒布,中國的行政復議制度不斷走向完善,為中國法治政府建設提供了強大動力與重要保障。

司法部行政復議與應訴局局長陳富智告訴《法制日報》記者,自我國正式建立行政復議制度以來,行政復議充分發揮出兩方面積極功能:一方面“刀刃向內”監督依法行政,促進法治政府建設。行政復議機關在辦理個案時直接糾正違法或者不當的具體行政行為;同時針對共性違法問題,通過行政復議意見書、建議書、約談、通報等手段予以規范,實現“辦結一案、糾正一片”,從源頭上倒逼依法行政。

另一方面,行政復議依法維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行政復議機關依法處理房屋征補、食品藥品、社會保障等重點民生領域的行政爭議,綜合運用聽證、實地調查、調解等多種方式實質性化解糾紛,以便捷、高效、低成本的方式切實維護群眾合法權益,讓群眾在每一起行政復議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

發展完善

受案數量質量逐步提升

家住上海的項瑛沒想到,自己會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了一個“跨國婚姻”,因此惹來的麻煩最終是通過行政復議解決的。

早已在1998年就結婚的她,明明有一個中國丈夫,可是在她于2013年1月到所在街道申請辦理低保時,卻被告知她根本不符合申請條件,理由是她的婚姻屬于涉外婚姻。

項瑛一頭霧水,“這怎么可能呢?”直到街道辦給其出示了查詢結果,她才不得不相信這樣的事實:2002年6月21日,一位署名為“項瑛”的女子(姓名、身份號碼、戶籍信息與申請人本人一致)和一位日本公民向市民政局申請辦理結婚登記。

對于這樣蹊蹺的事情,項瑛仔細回想后,覺得可能和她曾遺失過相關身份證件有關,應是有人冒用了她的身份辦理了婚姻登記。

項瑛向民政部門申請撤銷這一涉外婚姻登記信息,也向法院提起過行政訴訟,卻均告失敗。

最終,項瑛選擇了行政復議,這條“不得已才走的路”事后證明是最便捷高效的。盡管可以和法院持同樣觀點,即以超期為由不予受理,“但考慮到本案涉及人身關系這一重大權益,且持續存在,當事人基于婚姻而產生的相關社會關系會一直處于不確定狀態,特別是其名下有兩宗婚姻登記,無論該錯誤是由申請人自身造成的,還是行政機關引發的,均需通過調查后依法予以糾正。”上海市司法局相關負責人說。

“我沒有想到,復議居然是最好用的制度,一分錢沒花,也沒搭進去多少時間,這個棘手的問題居然這么順利就解決了!”如愿以償的項瑛說,這下申請低保應該沒問題了。

行政復議能深受百姓好評與信任,離不開新中國成立以來我黨執政為民的決心與努力,離不開相關制度的不斷完善。

早在195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公布實施的《稅務復議委員會組織通則》就首創“復議”的法律概念,為建立新中國的行政復議制度奠定了基礎。此后,又有多部單行法律法規規定了行政復議,但具體名稱和程序規定并不統一。

1979年后,隨著國家法制建設的恢復,先后有100多部單行法對各自行政管理領域的行政復議事項作出規定。

為更好維護和監督行政機關依法行使職權,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國務院于1990年頒布《行政復議條例》,我國自此正式確立了統一的行政復議制度。

1996年3月,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務院立法工作安排,原國務院法制局開始起草行政復議法草案。1999年,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第九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在法律層面完善了行政復議制度。

2007年5月,國務院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進一步增強了行政復議制度的可操作性。

目前,行政復議法修訂已列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司法部將在全面總結現行行政復議法貫徹實施經驗的基礎上牽頭起草修訂草案,進一步完善行政復議制度。

陳富智介紹說,在行政復議立法逐步完善的同時,司法部根據有關地方及部門行政復議機構的請示,對行政復議制度施行過程中的有關重大問題作出答復;不少地方和部門結合實際,制定了多部行政復議方面的地方性法規、地方政府規章、部門規章及相關規范性文件,初步形成了以行政復議法為核心、具有實踐特色的行政復議制度體系。

隨著中國行政復議制度的正式建立與不斷完善,相關案件也與日俱增,行政復議越來越多地發揮出重要作用。據了解,在1991年至1998年底《行政復議條例》施行期間,全國共收到行政復議案件約24萬件,年均3萬件,行政復議制度初步發揮了化解行政爭議、維護群眾合法權益的作用。

糾正違法

行政復議倒逼依法行政

“大信訪、中訴訟、小復議”的傳統格局正在被打破。過去,官民發生了糾紛,在多數地方老百姓首選信訪,其次是訴訟,最后才是復議。但近年來,行政復議的“出鏡率”則越來越高。

2019年3月26日下午3時,屬于行政復議的一個高光時刻到來,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首次就行政復議舉行新聞發布會,司法部副部長趙大程介紹2018年全國行政復議、行政應訴總體情況,并答記者問。

這是行政復議第一次走向最密集的閃光燈下,也是司法部重組后行政復議更有底氣來到前臺接受黨和人民檢視的體現。

2018年行政復議交上了一份成績優秀的考卷。據趙大程介紹,2018年,全國各級行政復議機關依法辦理行政復議案件25.7萬件,辦結22.4萬件。辦結的案件中,符合法定受理條件,依法作出行政復議決定的19.7萬件;不符合法定受理條件,依法作出相應處理的2.7萬件。司法部辦結國務院行政復議案件2536件,其中符合法定受理條件的國務院裁決案件522件。

全國各級行政復議機關辦結的受理案件中,作出撤銷、變更、確認違法和責令履行等糾錯決定的約3萬件,糾錯率達15.1%;其中,司法部辦理的國務院行政復議裁決案件糾錯率達18.7%。

全國各級行政復議機關針對辦案中發現的違法共性問題,制發行政復議意見書4958份,責令有關行政機關有針對性地改進執法;其中,司法部制發國務院行政復議裁決意見書43份,約談有關方面26次,使行政復議長出了倒逼依法行政的“牙齒”。此外,2018年,各級行政機關共辦理一審行政應訴案件23.5萬件,敗訴率約14.7%。

對于行政復議的“厲害”,河南村民劉林(化名)是見識過的。2018年他就親身體會了一把。他所在的村莊面臨征地,涉及相關補償等諸多問題的方案并不能讓他和其他一些村民滿意。他們就一起去找了村委會,村委會推給區里,區里又推給市里,市里又推給了省里。

“的確,征地批復是省政府作出的。”劉林他們一合計,還是不想就此作罷,咨詢了法律人士后,他們向省政府申請了行政復議。結果省政府維持了原來的決定。

畢竟是關乎自己身家性命的土地之事,劉林他們又一舉將省政府告到了國務院。

沒有想到,故事的結局完全反轉,司法部行政復議與應訴局不僅作出了確認征地批復違法的裁決,而且對省政府的程序違法問題進行了嚴肅處理。

原來,在征地報批材料中,有關征前程序材料上的村委會公章和村委會主任簽字均有問題:所蓋的村委會公章并非征地時合法有效公章,村委會主任簽字也不是時任村委會主任本人所簽。這些問題都被敏銳的司法部行政復議與應訴局發現了。

而當地政府對此并沒有提出合理解釋,也不能提供證據證明已依法履行了征前告知程序,所以最終被判在六起相關復議案件中違法。

“我想都不敢想,我們居然打官司!”拿到結果后,劉林激動地說。尤其對于這一反敗為勝的原因,劉林更是用“火眼金睛”來形容辦案人員。

探索改革

不斷強化監督糾錯功能

山東省東營市市民侯建亮對于行政復議的低成本高成效十分贊賞。他告訴記者,他解決與行政機關糾紛的過程相當簡單,填寫行政復議申請書,當場立案,不到一個月收到行政復議決定書,行政行為被撤銷。“最先抱著試試的心態,沒想到這么簡單順利,我還一分錢沒花。”他笑稱,自己付出的唯一成本就是事后給行政復議委員會送的一面錦旗。

行政復議制度讓老百姓多了一個權利救濟渠道,但行政復議體制機制仍在不斷完善中。

在司法部的推動下,全國23個省(區、市)的822個地方政府開展了行政復議體制改革試點工作,探索地方一級政府只保留一個行政復議機關,由政府統一行使行政復議職責。

“實踐證明,行政復議體制改革強化了以政府為主體的監督糾錯功能,提升了政府的依法行政水平和公信力;整合了分散的行政復議資源,提升了工作效能;實現了政府‘一口對外’進行復議,便于群眾找準復議機關。”陳富智說,目前,司法部在全面總結地方改革試點經驗、廣泛征求各有關方面意見的基礎上,起草形成了有關改革方案,正在按程序報請審議。

同時,加強行政復議信息化建設的工作也在進行中。司法部開發了全國行政復議工作平臺,整合案件在線辦理、數據分析研判等七個模塊,利用信息化手段拓展了行政復議功能。推動全國各級行政復議機構自2019年起應用這一平臺辦理行政復議案件。截至目前,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多數國務院部門已經組織使用了全國行政復議工作平臺,登記案件信息二十余萬件。

此外,加強對全國行政復議工作的監督指導。司法部通過會議指導、匯編典型案例和法條釋義、開展工作檢查、組織人員培訓、編印行政復議工作動態和典型案例、開展案件年度統計分析等措施,有針對性地加強對全系統的監督指導。與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建立會商機制,協調解決復議與訴訟銜接方面的重大問題。

“我們還要繼續加強行政復議宣傳,積極引導群眾知曉并選擇通過行政復議這一法定渠道表達訴求、維護權益。”陳富智說。

記者點評

張維

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以實際行動讓人民看到了官員是“為人民服務”的公仆,復議制度更是自新中國成立后即有雛形,這都為日后各種監督制度的構建與完善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尤其是上個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行政訴訟法的頒布實施后,行政訴訟制度日漸深入人心,老百姓開始知道可以到法院去打官司,起訴那些不按法律辦事的行政機關。同期,國務院復議條例出臺,老百姓的權利救濟渠道又多了一個。10年后,《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的出臺,進一步統一并完善了這一行政機關系統內部自我監督糾錯的重要制度平臺。

行政復議制度正式運行以來,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其對內監督政府自身依法行政,促進法治政府建設,對外堅持復議為民,依法維護公民、法人以及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我們看到,無論是多么棘手的案件,涉及拆遷的補償事宜也好,關乎民生的社會保障也好,都可通過復議得到妥善處理;不管是什么級別的政府,但凡被查出有違法行為,都會被復議機關不留情面,該判判,該罰罰。

作為法治政府建設的重要推手,我們期待復議制度煥發出更多活力,當好守護百姓權益的維權利器。

責任編輯: 朱劍
最新时时彩技巧大全 开软件培训学校赚钱吗 欢乐捕鱼人无限金币破解版 迅雷赚钱宝 的端口映射 广东11选5怎么赚钱 股票指数代码 新浪围棋新闻竞技风暴 有没有类似叮咚的赚钱平台 15年热门的零元的赚钱项目 广西十一选五出奖号码 汇丰电商怎么赚钱的 聪明人是怎样用钱赚钱的txt下载 pk10计划软件网页版 华阳彩票安卓 千炮捕鱼电玩城老版本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天津11选5杀号